美新一轮技术出口管制,或得不偿失

2018-12-24 14:58:40 vela 2

 2018年11 月 19 日,根据 2018 年国会通过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要求,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拟制定将出口管制扩展到所谓“新兴和基础技术”(EFT)的规则,意图在新兴和基础技术的出口、再出口或转让(国家)方面建立控制措施,包括临时控制措施。

但美国部分学者和智库对这以行动并不看好,认为技术出口管制这一方法不在适用于当今激烈的国际竞争,并很有可能导致美国占领先地位的行业逐渐丧失全球主导地位和市场份额。

1.webp.jpg

2.webp.jpg

美国发布新一轮技术出口管制体系框架

 

3.webp.jpg

BIS公布了技术出口管制体系框架,并对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技术等 14 类代表性的新兴技术征求公众意见。根据美国商务部文件(15 CFR Part 744 [DocketNo. 180712626–8840–01] RIN 0694–AH61 Review of Controls for Certain Emerging Technologies),以下为具体的新兴技术类别清单:

1.生物技术

例如:(i)纳米生物学 (ii)合成生物学 (iii)基因组和基因工程 (iv)神经科学

2.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技术

例如:(i) 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例如脑模拟、时间序列预测、分类)(ii) 进化和遗传计算(例如遗传算法、遗传编程)(iii) 强化学习(iv) 计算机视觉(例如物体识别、图像理解)(v) 专家系统(例如决策支持系统、教学系统)(vi) 语音和音频处理(例如语音识别和制作)(vii) 自然语言处理(例如机器翻译)(viii) 规划(例如日程安排、游戏)(ix) 音频和视频处理技术(例如语音克隆、深度伪造)(x) AI云技术(xi) AI芯片组

3.定位、导航和定时(PNT)技术

4.微处理器技术

例如:(i) 片上系统(SoC) (ii) 堆叠在芯片上的存储器

5.先进计算技术

例如:以记忆为中心的逻辑

6.数据分析技术

例如:(i) 可视化 (ii) 自动分析算法 (iii) 上下文感知计算

7.量子信息和传感技术

例如:(i) 量子计算 (ii) 量子加密 (iii) 量子传感

8.物流技术

例如:(i) 移动电力系统 (ii) 建模和模拟系统 (iii) 资产总体可见度 (iv) 基于配送的物流系统(DBLS)

9.增材制造

例如 3D 打印

10.机器人

例如:(i) 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 (ii) 蜂拥技术 (iii) 自组装机器人 (iv) 分子机器人 (v) 机器人编制系统 (vi) 智能微尘

11.脑机接口

例如:(i) 神经控制界面 (ii) 意识-机器界面 (iii) 直接神经界面 (iv) 脑机接口

12.高超音速空气动力学

例如:(i) 飞行控制算法 (ii) 推进技术 (iii) 热保护系统 (iv) 专用材料(用于结构、传感器等)

13.先进材料

例如:(i) 自适应伪装 (ii) 功能性纺织品(例如先进的纤维和织物技术) (iii) 生物材料

14. 先进监控技术

例如:面印和声纹技术

该清单中部分最终认定的产品和技术类别以后可能会被列为针对中国的供应链中禁止相应美国主体出口的项目。从美国公布的清单来看,可谓条条针对中国最新计划发展的高科技产业!

据悉,在征求意见更新后的出口管制清单中,部分最终认定的产品和技术类别以后可能会被列为针对中国的供应链中禁止相应美国主体出口的项目。民众需在 2018 年 12 月 19 日之前提交意见(https://www.regulations.gov/),涉及如何界定新兴技术以帮助政府进行识别,如何识别新兴技术的来源等问题。

根据出口行政规定(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 EAR),商务管制清单( the Commerce Control List , CCL)要对军民两用和不太敏感的军品出口进行监管,识别出涉及国家安全和高技术范畴的出口。虽然 CCL 中已经列出了许多敏感技术,但某些新兴技术可能尚未列入 CCL。此外,凡是在商务管制清单(CCL)上拥有出口管制分类编码(Export Control Classification Number, ECCN)且未得到豁免的商品出口均受出口管制。

得 不 偿 失

对此,美国杜克大学陈怡然教授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这对于中国高科技企业尤其是AI企业是重大利好,但他并未就此进行详细解释。不过可想而知,在美国加强技术出口管制的情况下,中国市场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而是不断会加大自主研发投入,由此催生更多新兴技术成果。

美国智库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在12月13日也发表评论文章,认为当前环境下限制出口会使美国公司在全球创新竞争方面失去优势,并有可能会使技术创新变得更加困难,同时ITIF还认为美国不应将出口管制扩展到人工智能及相关技术。

评论表示,二战后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可以限制某些技术的出口,是因为其他国家很难向目标国家出售,而且美国具有足够的领先优势,销售损失对美国公司的技术领先地位影响有限。但目前形势已经完全不同。尤其在一系列先进行业,如生物技术、先进制造业、太阳能电池板、电信设备、显示器等行业中,美国公司正面临着众多挑战。在一些新兴行业,如人工智能,不仅许多国家都制定了强有力的国家人工智能战略,尤其中国正在赶上并且可能超过美国公司。而美国支持先进技术发展的国家创新战略和政策相对较少,又缺乏针对性,这可能到导致美国占领先地位的行业逐渐丧失全球主导地位和市场份额。


[来源:学术Plus]